清淡的股市、办公室随处可见的黑眼圈、深夜酒吧里的疯狂球迷,从今天开始的一个月,这些场景或许又将重现。因为,世界杯来了!疯狂的不仅仅只有球迷。就像球员们渴望“一球成名”一样,无数人绞尽脑汁,渴望能够“一球发财”。

  说起发财,国际足联(FIFA)无疑是最大的赢家。本届世界杯,仅靠电视转播授权费和特许赞助费,已是FIFA历史上最赚钱的一届世界杯,FIFA将创纪录地卷走30亿美元以上。

  在南非方面(承办方)的一片抱怨声中,FIFA迎来了自身商业模式的高潮。

  发现品牌价值

  相信没有人会否认“世界杯是一个极富价值的商业品牌”这一事实。

  然而,倘若在30余年前,这样的话或许只能引来嘲笑。在FIFA的头70年里,它只是一家单纯的事业机构;而在世界杯的头50年里,它也只是一项仅仅容纳16支球队的影响力有限的体育赛事。

  直到1974年6月11日,在FIFA迎来了其历史上第7位主

  —巴西人阿维兰热后,一切开始改变。因为,阿维兰热为世界杯带来了全新的盈利模式——

  —把世界杯当做一种品牌,“卖”给商家。

  这无疑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变革。

  到了上世纪80年代,门票收入在足球球会的总收入中已降到50%左右,而球场广告、球衣广告的收入则达到25%,电视转播权的出售则占到20%以上。

  现在,这种对比则更为惊人。

  6月6日,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确认,国际足联已确认的南非世界杯门票收入是2.72亿美元。而电视转播权收入几乎是这一数字的10倍。赞助费收入同样可观,阿迪达斯3.5亿美元,可口可乐5亿美元……

  做大市场蛋糕

  不过,足球并非天生就有让世界疯狂的魅力。

  事实上,在阿维兰热入主FIFA时,足球还只是一项普通的运动。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这位“经营天才”对这一运动的商业价值的判断。在阿维兰热的眼中,足球是一种极具价值的商品,世界杯则是推广这一商品的最好平台,他需要把平台做大。

  于是,上任之初,他就做出了一个历史性决定:从1982年世界杯开始,决赛阶段球队增加到24支。

  1998年,在退出FIFA之前的最后时间里,他再次将参赛球队增加到32支。

  参与者的增加有效地扩大了世界杯的影响力。一方面,更多球队的参与使比赛更加激烈和精彩,更多球迷因此爱上了世界杯;另一方面,不仅球迷会更加关注比赛,同时,非球迷也可能因对本国球队的关注而去观看比赛,有一大批球迷正是在观看世界杯的过程中爱上了足球。

  与他人共享利润

  对于商品而言,质量才是根本。